( ´ ▽ ` )ノ

专职路人,兼职读者。
交流恐惧症,思考逻辑异常。
博(mei)爱(jie)党(cao)。

坑文勿入想到哪寫到哪

這次頂多親個小嘴兒。大概是十五禁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該來的,總歸要來。
打定主意離開時,江波濤早就預料到這一天。
只是他仍有一絲希冀,冀望對方不知道全部真相。


江波濤不在乎眼前黑黝黝槍管,如同宇宙中深不見底黑洞懸在自己鼻尖,要將自己魂魄吸入。
他只是專注凝視著,槍手形狀美好的唇瓣抿著,精緻的下巴線條緊繃,握著槍柄的手指沒有一絲顫抖,手指頭漂亮極了,如果將那些陳舊傷疤和老繭忽略,江波濤得承認這是他看過最賞心悅目的手。
「既然外賣都帶來了,先吃吧。」江波濤往後...

—— [全職/周江] 企鵝梗,沒文筆,OOC.

啪。啪啪。啪啪啪。

江波濤在夢中隱約感到一陣拍擊,他伸手把棉被拉高,將頭埋進被窩中,企圖阻隔外來的擾亂。


啪啪啪啪啪啪。

下一秒,身上遭受到的襲擊卻更加凶猛。不只拍打背部,上身被不斷推動,讓人完全無法安穩睡覺。


「嗯?」江波濤迷迷糊糊地發出含糊的嘟囔,「怎麼啦?」


他們凌晨三點才結束拍攝宣傳影片,輪迴中除了需要拍廣告的隊長,為了不弄亂造型,被要求坐在椅上等候。其他人全都直接滾回房間睡,江波濤記得回房前看見小周縮在椅上,想睡不能睡的打著瞌睡,實在想不出有誰沒事會來吵人。


太累了,他實在不想醒來。


但是當江波濤隱約聽見嗚咽聲時,心下一驚,掙扎地...

—— [周江]生人勿近

坑文勿入想到哪寫到哪

未成年、心智未成熟請勿閱覽。

✎注意:本文含有裸露畫面,且部分涉及成人議題、偏頗措辭等,內容可能會令敏感觀眾感到不安或厭惡等敘述,請斟酌觀賞。


PWP
"Plot, What Plot?" , "Point, What Point?"

測試荷蟹的反應速度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周澤楷昏倒了。


「小周!」江波濤驚慌地叫著跑到周澤楷身邊,輕拍對方肩膀,反覆查探後確認沒有明顯外傷。

大約是過於疲憊了吧。江波濤這麼想著,總算...

江波濤邊轉緊瓶蓋邊說著,指尖用力地泛起一點白色,「要怎樣你才會不再出現在我面前。」

「我欠你一句話。」
江波濤聽到周澤楷的嗓音時,有些恍惚。
小周的聲音是這樣的嗎?乾澀沙啞,彷彿再多說一個字就要哽咽,他彷彿聽出話語中隱藏的情緒,是如此濃烈地,再多說一句話就會落淚的悲傷。

他似乎很久沒聽到小周的聲音了,他想,連情緒都判斷失誤了。

周澤楷停頓太久了。
江波濤耐不住心底的騷動,順著對方修長的腿,看向敘述者,那曾是他最熟悉的模樣——

江波濤終於直視周澤楷。
周澤楷變化不大,就和當初第一眼一樣……
不,周澤楷變了。

江波濤凝視周澤楷的靈魂之窗。
周澤楷的靈魂不顧自我的意願,硬從被層層平靜偽裝覆蓋的眼眶最底層探出,無聲哀嚎向著...

—— [周江]生人勿近

在事件發生以前,江波濤不是一個顯眼的人。
不特別出色,但也沒有做過讓人印象深刻的失誤。
嚴格說起來,江波濤是一個被害者。

江波濤特別厭惡暗巷。
認識江波濤的人都知道,就算趕時間,江波濤寧願跑得全身血液沸騰如滾,心臟劇烈跳動著掙扎供給氧氣,即使肌肉緊繃地快要撕裂,痛苦得喘不過氣,全身汗流如雨,一路經過的地方留下點滴汗漬,每次呼吸都能嚐到一股甜腥,彷彿一口血漫到喉嚨,再喘一次就會溢出血沫,江波濤仍是寧願繞路也絕不踏進暗巷。

但是江波濤此刻正在暗巷。
半夜一點,夜空無星無月,暗巷入口連盞路燈都沒有,破敗的磚牆盤繞著藤類植物,垃圾四散在街頭,一瓶被棄置的罐子被夜風吹動著滾了一圈,空氣中瀰漫著食物腐化霉爛的臭味。看...

—— 【江周江無差】初會

江波濤第一次看到周澤楷時,並不知道接下來的舉動會影響他的一生。

那時候周澤楷沒有注意到他,正仰起頭將保特瓶水一口氣喝完。

怎麼會有人連喝個水也像是拍廣告呢?江波濤不小心和環視四周的周澤楷對視前,腦海只來得及浮現這句話。然後在周澤楷露出侷促的微笑,就只剩反射神經讓他得以正常露出微笑。

「要丟瓶子嗎?可回收垃圾桶的話,往右邊走道直走到底。還是你在找什麼嗎?」

周澤楷瞬間睜大瞳孔,間隔了幾秒才遲疑的點了頭,「......謝謝。」注意到槍王的微小反應,讓江波濤心情一下子就愉悅起來。

那時候江波濤以為這就是全部他所能擁有的接觸機會,之後大概就只能恢復遠觀的狀態,為了不要忘記,他反覆回憶周澤楷驚...

好喜欢王杰希呀。

被说是会看相的人,要嘛是说话灵验天赋异能,要嘛是察颜观色细心过人,大加分啊。

喜欢他计较着利益的小心思,连讨价还价的对话都喜欢。
喜欢他不急不躁的沉稳。
喜欢他的说话方式,他对后辈越温柔就越喜欢他。
喜欢他不计较自己的颜面,为了后辈故意让步输赛。
喜欢他暗自牺牲,不求回报的温柔。
喜欢他就算没有搭档,没有可以依靠的对象,仍然逼着自己咬紧牙关撑起微草的身影。


好喜欢王杰希啊。
怎么看怎么喜欢啊。


十八岁的王杰希,真想让你听这首歌。


"夜空中最亮的星 能否听清

那仰望的人 心底的孤独和叹息"...


好想學上色,自動上色好難掌控,調好久才調出這張;A;

有沒有人吃研黑QAQ



短暫的停頓之後,黑尾停下動作,揚起頭來,將唇角沾染上的液體舐去。那條舌頭極其仔細,或者可說是極度緩慢地進行清潔動作。**可以清楚看見所有唾液接觸過的面積都隱隱呈現淫靡的光澤。他注意到黑尾的嘴唇因剛才的過度摩擦而變得和舌頭一樣紅豔豔,無比誘人。

他記得那條舌頭碰觸時所帶來的輕和刺激,極其溫柔的觸碰,繾綣挑舔彷彿眷戀不已。他記得那張唇常因為太過深入的侵犯而逸出情色的喘息聲。

只是他更喜歡聽見那張嘴發出求饒的呻吟。


     #PaintsChainer  [HQ/黑尾] 用自動上色騙人。

—— Hexendrücken : 'A dark presence squats on my chest

   魁登斯知道這只是一個夢,但是他無法從厄夢中清醒。他只能無助的感受一切。

  一團黑霧正在蠶食他的四肢末梢,首先是指尖。像是被密密麻麻的螞蟻囓咬,鐵鏽味濃厚的充斥他的鼻間,接著他的身體彷彿被腐蝕性液體侵略,一點一滴融化,脂肪特有的臭味讓他想要嘔吐。他聽見了狼吞虎嚥的進食聲,他感覺自己流淌的血液被腥臭的舌頭重重舔舐著,身上皮肉被銳利的獠牙狠狠撕扯著,生吞活剝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發出哀嚎,好痛。每當他的一吋血肉被殘暴奪走,他都以為不會再更痛苦了,可是下一秒,他的認知就被粗暴打碎,那些疼痛變得更加劇烈。比起鞭打更痛,比起觸電更疼,他已經無法辨認是怎樣的痛感,連續不斷的疼痛襲來時,他只...

返回顶部
©( ´ ▽ ` )ノ | Powered by LOFTER